湖北法之星律师事务所
首页 业务范围 交通事故专栏 保险纠纷专栏 民商实务 理论研究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休闲时分 与我联系
 
 
江大清律师简介>>
网站资料:
名称:中国法网
站长:王
简介:中国法网
网站资料:
名称:湖北律师网
站长:林
简介:湖北律师网
网站资料:
名称:中国律师网
站长:五
简介:中国律师网
网站资料:
名称:金键盘网络
站长:李桦
简介:荆门创办最早的网络公司之一。
网站资料:
名称:法之星
站长:法之星
简介:荆门最好的律师事务所之一。
 现在位置:经典案例
(2014)鄂掇刀南民初字第00060号
[发布于:2016-2-21]
  

2014)鄂掇刀南民初字第00060号 原告赵窑玲、刘某某、刘朝富诉被告国网湖北电力公司荆门供电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  
  •  

湖北省荆门市掇刀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鄂掇刀南民初字第00060

原告赵窑玲,女,生于,汉族,云南省大关县人。

原告刘某某,男,生于,汉族,荆门市人。

原告刘朝富,男,生于,汉族,云南省永善县人。

三原告委托代理人江大清(特别授权),湖北法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网湖北电力公司荆门供电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

负责人刘晓鲲,主任。

委托代理人胡乐元(特别授权),湖北京中金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赵窑玲、刘某某、刘朝富(以下简称”三原告”)诉被告国网湖北电力公司荆门供电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以下简称”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201473日,三原告向本院申请诉前证据保全,同日本院作出(2014)鄂掇刀南民保字第00007号民事裁定,保全了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经营的、安装在三原告住房前的电力线杆上的配电箱(含箱内配电设备)。2014725日本院受理立案。在审理过程中,三原告于同年811日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2014113日恢复对本案的审理。同年116日,本案依法由审判员杨小瑜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窑玲及其三原告委托代理人江大清,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委托代理人胡乐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三原告诉称,201468日早晨,原告赵窑玲与丈夫(受害人)刘某某准备为自家责任田抽水抗旱,当原告赵窑玲和刘某某使用安装在住房前电线杆上的配电箱电源时,由于被告国网湖北省电力公司荆门供电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的工作人员对该配电设施未按规定安装触电保护设备,导致刘某某当场被电击伤致死。事故发生后,通过基层组织调解被告的下属机构(团林供电所)仅赔偿了2万元安葬费,对于其它损失被告以多种理由推诿拒赔。另外,挂在原告住房前电线杆上的配电箱和箱内配电设备,是原告在20139月份出资540元,由被告的工作人员购买和安装的。当时,按照电力部门的规定,被告收取的540元应包含电表箱、触电保安器、电表、开关和插头共“五件套”。但是,被告的工作人员却偷工减料,将该电源用户端的重要设备触电保安器和插头没有安装,即原告出的是“五件套”费用,但被告交付并安装的是不具备安全条件和触电防护功能的“三件套”配电设备。原告认为,被告的工作人员按“五件套”的价格收取了原告的用电设备款后,却偷工减料地把“五件套”中最重要的安全设备触电保安器不予安装,最终导致刘某某触电死亡,其行为已构成了责任事故。同时,被告是上述涉案配电箱及箱内配电设备的经营者和管理者,其有责任和义务保障该用电设备能够起到安全防范作用,但是,被告的工作人员明知自己安装的是不具有触电保护功能的配电设备,却玩忽职守地放任该重大安全隐患长期存在,故其存在明显的责任过错。另外,受害人的触电电源为220伏低压电源,其被电击一次是不可能导致死亡后果的,但由于受害人所使用的配电设备没有安装触电保安器,其无法让受害人使用的电源在第一次电击后自动切断,此时,村配电室内的电源开关会在触电“跳闸”后30秒自动连接,由此导致了受害人第二次、第三次被循环电击身亡。如果被告按照规定为受害人的用电设备安装了触电保安器,那么受害人就不会被反复电击,更不会造成电击死亡的严重后果。由此认为,经被告的工作人员亲自安装,并由被告经营和管理的用电设备没有起到触电安全保护作用,是受害人触电死亡的主要根本原因,二者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故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赔偿三原告各项经济损失283920元;诉讼费、鉴定费、证据保全费均由被告承担。

三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A1、三原告身份证及户口薄1组,证明三原告的身份情况及其符合诉讼主体资格;原告刘某某、刘朝富系被抚养人的事实;

A2、结婚证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赵窑玲与受害人生前系夫妻关系的事实;

A3、照片3张、配电箱(含箱内电器设备)1个,证明被告经营和管理的配电箱(含箱内电器设备)挂在原告住房前的电线杆上;该配电箱内没有安装触电保安器和安全插座,该配电箱(含箱内电器设备)是不具备触电保安防护措施的配电设备;由于该用户端没有安装触电保安器,其与受害人的死亡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存在重大过错的事实;

A4、死亡医学证明、火化证明及死亡户口注销证明各1份,证明受害人因电击伤致死的事实;

A5、尸检报告1份,证明受害人的死因是由于被告的电力设施触电死亡的;受害人有多处电击外伤,受害人曾被多次、反复地电击的事实;

A6、调解书1份,证明:受害人的死因是由于被告的电力设施触电死亡的;被告的下属机构仅向原告赔偿了安葬费2万元,其它损失被告尚未赔偿的事实;

A7、打印费票据1组,证明三原告因本案支付打字复印费60元的事实;

A8陈朝金、的证明1份、配电设施的照片6张,证明抽水用配电箱的价格都是540元,被告没有为原告安装触电保护器,但为其他农户安装了触电保护器,被告在为原告安装抽水抗旱用配电箱时,因未安装触电保护器存在重大过错的事实;

A9、证人周庆友出庭并出具书面证明及其证人用电配电设施的照片6张,证明目的及内容同证据8

A10、证人陈朝敏出庭并出具书面证明及其证人用电配电设施的照片4张,证明目的及内容同证据8

A11、吴成湘的证明、配电设施的照片4张,证明目的及内容同证据8

A12、收条1张,证明被告向原告收取了抽水用配电箱款540元,没有与其他农户一样安装触电保护器,被告存在重大过错的事实;

A13、证人杜承元出庭,证明抽水用配电箱的价格都是540元,被告没有为原告安装触电保护器,但为其他农户安装了触电保护器,被告在为原告安装抽水抗旱用配电箱时,因未安装触电保护器存在重大过错的事实。

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辩称,在本案中被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触电事故归责原则是根据产权确定的,受害人是在自己享有产权的用电设施用电时发生触电事故的,应由原告承担责任。受害人的用电设施是否应安装漏电保护器,没有法律强制性规定,是否安装根据用电人的要求决定。原告支付的540元安装费用安装是包括:电能表1块、阻燃表箱、护套管、接户线及金具。根据物价局2012-6号文件,540元标准不包含漏电保护器。被告不是本案所涉及的配电箱和配电箱内的设备的经营人和管理人,产权属于原告。

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提供了下列证据:

B1、荆门市物价局2012-6号文件复印件、2010-8号文件复印件各1份,证明540元的抗旱用电箱不包括漏电保护器。

B2、公安机关对原告赵窑玲的询问笔录1份,证明受害人触电死亡是因为原告赵窑玲在受害人布线过程中接通电源导致的。

经庭审质证,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对三原告提供的第A1A7项证据均没有异议。故对三原告提供的第A1A7项证据,本院予以采信。三原告对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提供的第B2项证据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对三原告提供的第A8A13项证据真实性均没有异议,对证明目的均有异议,认为没有安装漏电保护器属实,但不能由此推定证明被告对受害人的触电死亡有重大过错。本院认为,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认为抗旱用电箱中没有安装漏电保护器属实,且对三原告提供的第A8A13项证据真实性均没有异议。故对三原告提供的第A8A13项证据的真实性和抗旱用电箱中没有安装漏电保护器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关于抗旱用电箱中没有安装漏电保护器对受害人的触电死亡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有重大过错,将在本院认为中阐述。

三原告对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提供的第B1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文件中确定的540元不包括漏电保护器,但在实际安装中包括安装漏电保护器。本院认为,三原告对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提供的第B1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故对荆门市物价局2012-6号文件、2010-8号文件确定的新装电表价格540元中的项目不包括漏电保护器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本院采信的证据,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对本案事实确认如下:

2014686时左右,受害人刘某某从自家门前的电力电杆上安装的用户用电客户端开始放线准备抽水抗旱,受害人之妻即原告赵窑玲在不知道受害人是否放置电线完毕的情况下接通电源,导致受害人刘某某触电死亡(殁年35岁)。

另查明,受害人刘某某触电的电力电杆上安装的用户用电客户端配电箱系受害人出资,从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团林供电营业所购买,并由该所工作人员设计安装检验加封,属于受害人刘某某临时抗旱用电配电箱,箱内没有安装漏电保护装置。该配电箱所有权属于受害人刘某某家庭,日常由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团林供电营业所负责维护。《农村低压电力技术规程》规定,临时用电是指小型基建工地农田基本建设和非正常年景的抗旱、排涝等用电,临时用电应装设配电箱,配电箱内应配装控制保护电器、剩余电流动作保护器和计量装置。配电箱外壳的防护等级应按周围环境确定,防触电类别可为Ⅰ类或Ⅱ类。

受害人刘某某生前居住在荆门市掇刀区团林铺镇,系农村居民户口。原告赵窑玲系受害人刘某某之妻,原告刘朝富(19441022日出生)系受害人刘某某之父,原告刘某某(2003210日出生)系受害人刘某某与原告赵窑玲之子。

湖北省2014年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为8867元,农村居民年人均年生活消费性支出为6280元,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38720元。

本院认为:电力法规定,国家对电力供应和使用,实行安全用电、节约用电、计划用电的管理原则。用户应当安装用电计量装置。用户受电装置的设计、施工安装和运行管理,应当符合国家标准或者电力行业标准。《农村低压电力技术规程》规定,临时用电应装设配电箱,配电箱内应配装控制保护电器、剩余电流动作保护器和计量装置。本案中,受害人刘某某向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团林供电营业所申请新装用电用于农田抽水抗旱,属于临时用电;受害人刘某某在被告处购买的农田抽水抗旱用电箱中没有配置漏电保护器,作为专业的电力供应、经营和运行使用中的维护企业应该知道存在安全隐患,而没有尽到安全提示和保障义务,应当承担事故责任。受害人刘某某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对电线老化漏电会发生触电事故应当是清楚的,没有尽到安全注意的义务,对损害结果的发生也存在一定的过错;原告赵窑玲在没有确认受害人是否放线完毕、确认安全的情况下,由于其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用电安全后果,匆忙通电后致受害人刘某某触电死亡,在主观方面存在过失,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本案具体情况,本院酌定原告赵窑玲和受害人刘某某各承担本案30%的民事责任,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承担本案40%的民事责任。

关于三原告主张的经济损失。

被告国网荆门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对三原告诉请的经济损失的赔偿项目和计算方法,认为不应承担责任,没有发表意见。本院认为,三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计算方法和适用标准均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均予以支持。三原告主张的打印费,属于必要的费用,符合情理,本院予以支持;关于三原告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5万元的诉讼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因本案触电事故的发生,导致刘某某死亡,对三原告都造成了较大的精神损害,依法应当予以抚慰。综合本案双方的过错程度和本地区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本院对三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酌定支持1万元;对三原告主张的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对三原告主张的的经济损失和赔偿方法确定如下:死亡赔偿金233860元、打印费60元、精神抚慰金1万元,合计24392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国网湖北电力公司荆门供电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赔偿原告赵窑玲、刘某某、刘朝富各项经济损失97568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赵窑玲、刘某某、刘朝富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800元,由原告赵窑玲、刘某某、刘朝富负担1600元,被告国网湖北电力公司荆门供电公司客户服务中心东宝分中心负担12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提起上诉的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800元。

审判员  杨小瑜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书记员  陈卫华

附:本案适用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零六条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第一百三十一条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十八条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为单位,该单位分立、合并的,承继权利的单位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但侵权人已支付该费用的除外。

第二十四条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

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

四、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审理民事纠纷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

 推荐给朋友:
朋友的Email: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2004-2005 湖北法之星律师事务所 地址:荆门市象山大道东方广场A座15F 电话:0724-2340149、2373110